◈ 第3章

第4章

也不知是過了多久。

溫知知哭累了。

她坐在地上發了好半晌的呆。

才慢慢起身來,找到一條河流,上前洗了把臉。

也將所有的情緒,放回心底最深處。

她低頭,水面映照出她現在的模樣。

瘦瘦小小的。

不像個七歲的孩子。

兩年前她剛回玄靈宗時,瘦弱的只剩下皮包骨,後來不愁吃穿了,但底子實在太差,稍微吃一點油水都會把黃水都給吐出來,且虛不受補,只能慢慢調理。

這兩年也長了些,但整體還是偏瘦。

也是因為偏瘦的關係,眼睛大的有點嚇人。

溫知知抬起自己的手。

手背肌膚黝黑。

更別提她的臉。

自她測出三靈根後,溫寶珠會以增強體質的理由,經常讓她在太陽底下煉體。

前世這個年紀的她怎麼懂,是後來才懂,又黑又瘦的她和像個小仙女般的溫寶珠是鮮明對比。

人自然是喜歡好看的人事物。

只是。

讓溫知知疑惑的是。

溫寶珠同她一般大,六七歲的稚童便是再聰明懂事,又怎會有那般深沉歹毒的心思?

溫寶珠應該也有屬於自己的機緣。

就像這一世的她,重生歸來。

溫知知洗了把臉。

眼前,走一步是一步,讓她回玄靈宗,那是不可能的,死也不會再回去。

溫知知胡亂走,也不知自己走到何處。

她走進一片密林里。

等走出密林,她看到一條長長的青石台階。

只是那台階似乎無人打理,上頭長滿了雜草與青苔。

溫知知上了台階。

剛上來,轟地一聲響。

一棵三人才能環抱住的古樹倒地。

不等溫知知反應過來。

一道暴躁的聲音響起:「老子一想到還要和你一起在這裡待上幾年時間,就煩躁的很!」

隨着話音落下,一披着藍色毛皮大氅的男子出現在樹梢之上。

男子衣着華麗,墨發如綢緞般落下,眉心上是鑲嵌有紅玉石的抹額。

丰神俊朗,身姿卓越,雙手環抱於胸前,俯視而下。

下一瞬,有什麼從溫知知的餘光里閃過。

又是轟地一聲響。

男子懸立的那棵古樹轟然倒地。

溫知知才看清楚,樹旁站着另外一個男子。

此人個頭起碼有兩米五以上,**着上半身,肩膀寬大,腰腹結實,肌肉精壯,看着充滿了力量感。

他右手還維持着握拳的動作,虎視眈眈盯着大氅男子。

方才兩棵樹是被他一拳轟倒的。

「尉遲……初,滾……滾下來!」大塊頭男子說起話來斷斷續續的,似有些不清楚,但那身兇猛的氣勢卻讓人沒法忽視。

叫尉遲初的男子立於另一棵古樹上,他冷笑一聲,「你讓我下來我就下來,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下一秒,尉遲初墨發飛揚,雙手結印,然後一掌落下,隨着那一掌,半空中也出現一個血紅色掌印,朝着大塊頭男子拍去。

「快去投胎,別來礙我的眼!」

溫知知臉色變了,金丹期強者???

怕被波及,她轉身要往台階下跑。

只是地面出現一條條藍色紋路,溫知知的腳還沒下台階,防禦結界形成,她被擋住了。

這裡形成了結界!

溫知知果斷往另外一個方向跑,躲了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

溫知知着看大塊頭接下了尉遲初的一掌。

隨即大塊頭暴喝一聲,身上金芒湧現,朝着尉遲初方向接連轟出幾拳,溫知知就看到那邊一片樹木瞬間倒地。

讓她更震驚的是,大塊頭男子竟也是金丹期的修為!!!

修行本難,要成為金丹期強者,不僅要靈根天賦,還要大量資源的消耗,最後扛住雷劫方可晉陞。

玄靈宗是南州的大門派,包括主峰在內,共七座山峰。

七峰的首座皆是金丹期修為。

她阿爹溫元昊便是。

就在溫知知怔忪間,一道劍光咻地從她面前閃過。

「煩!」

極冷的聲音。

那劍光往尉遲初兩人射去。

「艹!白飛飛,你這算是偷襲!!!」

尉遲初罵了句,上半身後仰,額前一縷碎發被削斷了。

大塊頭揮拳,拳風與劍光衝擊。

「聒噪!」

又是那極冷的聲音。

溫知知朝着聲音方向看去。

一襲白衣出塵。

長發高束而起,斜插一根白玉簪,露出精緻的五官。

狹長的鳳眸如那萬年寒潭幽深冰冷。

那清冷矜貴的氣質就如那九天上的神祇,高高在上,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他抬手,指尖冷白而修長。

那劍光咻地回到他手上。

是一把劍。

持劍那一瞬,他消失在原地。

竟然又是個金丹期強者!!!

很快,又響起尉遲初罵罵咧咧的聲音,「白飛飛,你又偷襲!!!」

溫知知:「…………」

劍修叫白飛飛嗎?

這名字同他模樣不太符……

「出招前難不成還要打一聲招呼?蠢貨!」

是個女子的聲音。

自上空響起。

溫知知抬頭看去。

上方,一個穿着黑色勁裝的年輕女子,手揚着一把……大鐵鎚俯衝而下!

那大鐵鎚有成人兩個腦袋大小,上頭有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倒刺。

大鐵鎚猛地一砸,地面發出轟地一聲響,其餘三人同時退開。

砸出一個深坑。

待塵土散去,溫知知才看清楚女子的長相。

丹鳳眼,長相秀美,眉間有股英氣,一頭墨發只用一根紅色絲絛高高紮起。

此時站在深坑旁,肩頭上扛着大鐵鎚,神色倨傲的藐視着另外三人。

很狂!

「葉青旋,你罵誰蠢貨啊你!」尉遲初的周身縈繞着一股罡氣,他髮絲狂舞,眉心玉石紅芒閃爍。

女子斜睨他一眼,「這還要問嗎?」

「戰!」

溫知知看得目瞪口呆。

女子也是個金丹期修為……

四人好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