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抱錯被接回宗門,她卻被活活凍死全 第7章_弱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雲瀾宗。

溫知知摸着肚子去了廚房。

她在這裡住了兩日,胖師兄做的靈食簡直是難以下咽。

她所在的修行界有廚修,這裡的修士不愛吃辟穀丹,更愛吃靈食,而靈食其實與普通美食沒什麼差別,就是食材的不同,用的都是靈肉、靈蔬。

吃丹藥來提升修為,可丹藥吃多了日後會卡瓶頸,而靈食不同,好處多多,硬是要找缺點的話,那便是貴。

好吃的靈食更貴。

胖師兄和蘇師姐不在宗門,溫知知在廚房找到一些麵條和蔥。

她準備做蔥油拌面。

前世,她前世丹田破碎後,按道理來說,是不能留在玄靈宗的,但阿爹阿娘對玄靈宗的貢獻很大,宗主破例,她便留在靈食堂打下手。

她在做飯上,是有天賦的,大概也是因為第一世的關係。

第一世她有好幾種先天性疾病,經常在學校暈倒,後來便在家裡,姥姥來教她。

姥爺和姥姥年輕時是廚師,後來是因為撫養她需要錢,重操舊業開了家飯館,她自懂事起,便待在廚房裡。

上一世,她沒法修鍊後,便潛意識的琢磨那些現代美食。

倒也讓她小有成就。

儘管她非廚修,但也讓南州成為修行界的美食之州。

溫知知搬來板凳。

她先將蔥段炸香,倒入調好的醬汁,待那蔥油的香氣愈發濃郁後,放入煮好的麵條攪拌。

深吸一口蔥油香,小姑娘的眼睛又黑又亮。

她跳下板凳,去找碗筷。

外面天色黑了。

溫知知就是看了一眼,對上一雙如銅鈴般的眼睛。

她下意識要叫出聲,但馬上捂住自己的嘴。

溫知知:「!!!」

窗戶外的那雙眼睛,圓碌碌的轉動了兩下。

妖獸?

對方什麼時候出現的,她根本就沒察覺!

氣氛安靜到詭異。

那雙眼睛盯着溫知知看。

溫知知寒毛倒豎,她現在去靈塔里換遁走符還來得及嗎?

「咕嚕嚕……」

如雷般的聲音響徹而起。

溫知知:「……?」

這是肚子餓了發出來的聲音?

大眼瞪小眼。

「你……要吃嗎?」

溫知知一開口,嗓音軟軟的,嫩嫩的,帶着些猶豫。

那雙圓碌碌的眼睛突然挪開了。

溫知知馬上將手放在自己儲物袋上。

只是,一隻爪子從窗戶外伸了出來。

那隻爪子粗壯,覆滿了毛髮,指甲尖銳極致。

它攤開爪子。

溫知知慢一拍才反應過來,立馬將鍋里的蔥油拌面盛出來,把碗放在它的爪子上。

貌似碗有點小?

溫知知就看到那隻爪子收了回去。

沒一會兒。

那隻爪子又伸了進來。

它兩根尖銳的指甲捏着小小的空碗,遞到溫知知跟前。

看着這一幕,溫知知忽然就沒那麼緊張了。

溫知知收了空碗。

爪子又攤開來。

她懂它的意思。

它還想要吃。

「那你等會,我再做一些。」

那隻爪子收了回去,又露出那雙圓碌碌的眼睛。

溫知知趕忙洗蔥,她站在凳子上拿着那把比她臉還要大的菜刀,切洗好的小蔥切成段,油下鍋炸香。

這次她將廚房裡剩下的麵條都給煮了。

撈出麵條攪拌。

「好啦。」

溫知知將做好的蔥油拌面盛進盆里,她搬起木盆

那隻爪子又伸了進來。

突然,轟地一聲響。

地面都在晃動。

溫知知腳步不穩,一屁股往地上坐去,下一秒,那隻爪子抓住她。

一股凶戾之氣忽然籠罩了溫知知。

寒毛豎起!

溫知知被迫朝着廚房窗戶撞了過去。

她小臉發白,趕緊運轉靈氣,防禦在身體四周,這才避免撞傷。

那隻妖獸將她抓了出來。

耳邊響起長嘯聲。

溫知知才看清楚對方的樣子。

是一隻狼人。

身後長滿了濃密的灰色毛髮,它身材魁梧宛如一個巨人,此時那雙眼睛幽幽發綠,周身散發著一股凶戾之氣。

半妖?

狼人忽然跑了起來。

速度宛如閃電。

溫知知只覺得風在耳邊呼嘯。

等她反應過來。

上方傳來譏笑聲,「差點忘記了,今個是月圓之夜,嘖嘖嘖,大塊頭,你半人半妖的模樣可真丑。」

這聲音?

溫知知抬頭看去。

三人懸立在半空之上。

說話的是一身毛皮大氅的華貴男子,溫知知記得他叫尉遲初。

以及拿着鐵鎚的女子葉青旋,劍修白飛飛。

大塊頭?

狼人是那日的大塊頭男子?

狼人朝着上方三人嘶吼一聲。

葉青旋的視線落到溫知知身上,她挑起英眉,冷嗤道:「這點肉,怕是不夠塞牙縫吧?」

溫知知:「…………」

狼人低頭看她。

溫知知看到它愣了下。

她在想。

它大概是想撈有蔥油拌面的盆,沒想到把她給撈來了。

所以她現在能回去么……

狼人將她放下。

她懷裡還捧着個盆,趕忙往後退。

後腳跟絆到什麼,一隻手抵在她的後背上。

「小心。」

明明是很溫柔的聲音,溫知知卻是後背生寒。

是那未露面的溫柔男子……

溫知知轉頭,也看到他的模樣。

一襲青衣,襯托的溫潤如玉。

長身玉立,墨發用一根白玉簪挽起。

很好看的一張臉。

天生的笑眼,眸光彷彿能將那冬日裏寒雪都給融化。

笑起來好似連月光都變得更加溫柔了。

似那大世家裡的翩翩貴公子,儒雅清貴。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溫知知愣住了。

「站穩了嗎?」他薄唇輕啟,淺笑問道。

他看着你笑時,滿眼都是你。

「南羨安,這丫頭可是他的食物,你要搶嗎?」葉青旋揮舞了幾下手上的鐵鎚問道。

叫南羨安的男子抬頭看上方,笑臉盈盈,「不了,人肉不好吃。」

溫知知:「!!!!!!」

都是些什麼人啊!

下一瞬,男子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半空之上。

溫知知還沒反應過來。

高空上幾人猛地出手。

爆破聲響起。

溫知知轉身就跑。

跑遠點。

那上方戰鬥愈發激烈。

精彩程度,難以言喻。

「咳咳。」

有咳嗽的聲音響起。

溫知知轉頭看去。

藉著月光,她看到一名白衣男子。

男子看上去羸弱,仿若一陣風就能吹倒般。

男子似在找什麼。

左右張望。

是誤入此地?

待走得近些,溫知知才看清楚他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