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抱錯被接回宗門,她卻被活活凍死全 第9章_弱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溫知知的衣襟猛地被揪了起來。

雙腳離地。

江扶雲揪着她的衣襟,惡狠狠盯着她道:「你什麼意思???」

溫知知仰頭看江扶雲。

少年嫉惡如仇,卻也對她展露過笑顏。

她剛來玄靈宗沒多久,阿爹要外出,問她要什麼,她說想吃蒼城的包子。

蒼城是人類城池,那裡的包子最為有名,蒼城也是她待了五年的地方。

阿爹說,他不去人界。

她說好。

後來。

她的桌子上多了一個大蒸籠。

蒸籠里是熱氣騰騰的包子。

她看到蒸籠上的紅字,那是蒼城最有名的張記包子。

她做乞丐時,能吃上一口張記包子都能幸福好久。

想到這裡,溫知知紅了眼眶。

少年卻是雙腿倒掛在樑上,突然吊下來,出現在她面前,雙手環胸,挑眉開口。

小哭包,你不是想吃包子嗎?包子買來了,你還哭什麼?

後來,她的桌子上時不時就會多出一些人界吃食。

直到前陣子。

這位肆意而張揚的師兄,看她的眼神多了不屑。

前世的她不明所以。

後來隨着年紀的增長,她猜,大抵是溫寶珠做了什麼。

不過她也沒有解釋的必要。

前世不懂的她,也一次次去靠近江扶雲,想看他再次對自己露出笑臉。

可不管她如何努力的去靠近他,溫寶珠一句話就能否定她所有的付出。

前世,溫寶珠中毒,若非她阿娘來的及時,江扶雲早已將她魂魄抽出來。

他說過的,只要她再害他的寶珠師妹,便將她的魂魄抽出來丟進萬鬼山,要她生不如死。

少年冰冷的臉,和往日的笑臉交織在一起。

大抵是這幾日壓着,不去想前世發生的事情,這會兒積累的情緒,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溫知知眼裡霧氣縈繞。

哪怕擁有兩世記憶,她的心智還是不夠成熟,沒法淡然。

「剛才還一副惡毒的嘴臉,現在就知道裝可憐了?你以為我會相信你?你就是個壞種,天生的壞種!」江扶雲越看越來火,朝着溫知知大聲吼道。

「欺負個女娃娃算什麼男人。」

四周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人群里有看不下去的路人開了口。

「就是!」

「他們身上穿着的是玄靈宗弟子的衣服啊……」

「還是大門派的弟子,欺負個一個女娃娃……」

「女娃娃還不知道有沒有五歲呢……」

隨着四周的議論聲越來越多,溫知知的眼淚也流了下來。

被指指點點的江扶雲臉色也漲紅了,「你還裝,把眼淚憋回去!」

溫知知去抹眼淚。

可眼淚越抹越多。

像是怎麼都抹不幹凈那般。

瞧着溫知知一言不發抹眼淚的模樣,不少女修士都心疼了,隨着那些指責聲越多,有些人擠上前來,要搶過江扶雲手裡的小姑娘。

「有本事你去打魔修啊,欺負個小孩算什麼男子漢。」

「就是!」

江扶雲的臉漲成豬肝色。

他和其他幾名玄靈宗弟子都被圍住了。

溫知知趁機跑出人群,她朝着沒人的巷子里跑去。

手裡夾着張從靈塔里買的傳送符,隨後燃燒起來,她也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溫知知出現在雲瀾宗的山腳下。

她往山上走去,邊走邊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好似這樣,眼淚就能揉回去。

眼淚也確實揉了回去,只是一雙眼睛紅通通,像個可憐兮兮的小兔子。

溫知知往山上走,方才她也有故意。

現在的江扶雲臉皮還有點薄。

對於那些指責,他沒時間顧及她。

溫知知直接去了廚房,她先調製一些醬料出來,直到外面夕陽下,天邊被彩霞暈染成畫,她才開始拿出自己買的靈米,加水蒸煮。

她取出兩條豬五花切成小塊丟進鍋里炒出多餘的油脂,又將切碎的洋蔥拿炸成微微焦黃色撈出,加香菇丁一起炒,再加醬料開水一起燉煮,最後放入煮熟的幾顆雞蛋。

只有讓自己忙起來,才沒時間胡思亂想。

香噴噴的滷肉飯。

滿屋飄香。

舀一口裹滿醬汁的米飯放入口中,溫知知的眼睛都亮了。

一雙眼睛出現在窗外。

是狼人。

「咳咳——」溫知知險些被米飯給嗆到。

然而,它挪開了眼睛,將爪子伸到溫知知跟前,緩緩攤開爪子。

厚實粗糲的爪心裏是三個紫色果子。

「紫猴果?」溫知知愣了下。

即將築基的修士一般會準備兩樣東西,築基丹和紫猴果。

紫猴果輔助築基的效果好,市面上一顆賣五十枚中品靈晶。

「這是給我的嗎?」溫知知試探詢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