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村東頭十七歲的瘸子想娶村西頭八歲的傻子沖喜,傻子家不答應鬧了起來,還沒個結果,一場洪水淹了田還衝了房。

瘸子死在了大水裡,傻子也磕壞了腦袋,昏迷了三日,醒來後竟然開竅了。

這日天氣放晴,洪水正在消退。

村子裏到處都是噼里啪啦聲,是各家各戶在修房子。

「呸,一對喪門星。」

張慧娟拖着被水淹的被絮出來晾曬,便聽到路過的婆媳碎嘴了一句。

那兩人還想罵罵呢,就見到張慧娟後面的那個小娃娃,頓時臉一黑趕緊走人了,生怕惹了晦氣般。

張慧娟臉有些白,回頭見到自家大病初癒的女兒趕緊走了過去。

「哎,歲歲,你起來做什麼。」

感受着撫摸自己額頭的粗糙手掌,李歲歲干黃的小臉上露出了笑容。

「阿娘,我沒事了,真的。」

「阿娘,我想幫忙。」

「哎,你啊。」看着忽然開竅的女兒,張慧娟都不知道是還高興還是心疼,剛會說話,就這麼懂事了。

「慧娟,慧娟,老頭子回來沒。」

母女談話的時候,李奶奶跑了回來,着急忙慌地喊着。

「沒呢,爹不是上山去砍木頭了嗎?」

李家房子也垮了一半,需要木頭修繕,捨不得那個錢去買就只能去山上砍樹了。

如今夏末秋初,天氣卻非常炎熱。

聽到這話,李奶奶頓時渾身冒汗。

「糟了糟了,我剛從那頭回來,我聽到王老叔在喊山上的大貓出來了,讓人今天別去山上呢。」

「什麼?」

張慧娟頓時也急了。

李家一代單傳,這一輩就她男人一個,結果這場大水也帶走了她男人。

如今整個李家啊,就剩下五十歲的老爺子一個男丁,這要是再出什麼事,可就真的成了一家子望門寡了啊。

一想到剛剛那碎嘴婆子說她娘倆是災星,張慧娟就要衝出去找人。

哪知卻被人拉住了衣角,是李歲歲。

「歲歲,阿娘盡量早點回來陪你可好,現在要出去一趟。」

張慧娟也不敢往重了的說,生怕刺激到李歲歲又不記事了。

「阿娘,沒關係的,爺爺沒事,很快就回來了。」

李歲歲搖頭示意自己娘親別急,她剛掐了一卦,不僅沒事,還有了點小驚喜。

「歲歲。你怎麼知道啊。」

李奶奶嘴上問着,到底還是擔心的,踮着腳看着,急壞了。

「我算的啊。」

李歲歲實話實說,卻見自己娘親露出了苦笑:「歲歲,那你算算我們今天能填飽肚子嗎。」

夏末接連半個月的暴雨,終究引發了山洪,洪水不僅淹沒了田地里的莊稼,就連家裡地窖的儲備糧都遭了殃。

泡了幾日的水,發芽了。

什麼家禽牲畜的,也都淹死了,如今村子裏不少人都在挖野菜過活,李家也是一樣。

只是接連多日的挖掘,村子周圍的田埂早就空了,昨天晚上,李家最後一點豬菜也都吃光了。

鎮子上更是糧食短缺,有錢都買不到愁死個人。

今天想去找點野菜的李奶奶也是空手而歸,怕是要餓肚子了。

「能!」

面對自己阿娘的詢問,李歲歲回答的斬釘截鐵。

反正卦象是這麼告訴她的。

「哎,我的傻姑娘。」

只當自家閨女逗自己開心,張慧娟還是要去找人,剛走幾步就見到不遠處有個小老頭拖着板車回來了。

正是李爺爺,張慧娟愣了一下,卻沒多想,只當是李歲歲提前看到了。

李奶奶趕緊迎過去,在看到李爺爺身上的那些血跡時,臉色煞白的。

「老頭子,你怎麼了,受傷了嗎,快告訴我,傷到哪裡了,我的娘啊,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慌亂的喊叫中,李爺爺不好意思的拍着衣服。

「老婆子,我沒事的,這血不是我的,是我在路上遇到了只剛死的兔子,撿的時候弄到的。」

「今晚我們有肉吃了老婆子。」

李歲歲的爺爺還帶着炫耀讓人看着他的板車上面的東西。

除了一堆木材之外,還有一頭血淋淋的肥兔子,和一隻四肢被草繩捆住的小貓。

只是這小貓身上的花紋很是獨特,淺棕色層層遞進,尖耳四肢粗。

這會面對幾人的打量,頓時一陣齜牙咧嘴,凶相畢露,只是因為過於幼小,倒是顯得可愛。

「阿寶,喜歡嗎?」

阿寶是李家人對李歲歲的昵稱,見到自己的乖孫女好奇的眼神,李爺爺乾脆將其拎到了李歲歲的面前。

「我下山的時候,剛好看到了正在吃兔子的這隻小山貓,乾脆就都帶回來了。」

「今晚吃兔肉加貓肉啊!」

在大山人的眼裡,沒什麼是不能吃的。

「哎,歲歲,別碰啊,小心它咬你。」

李奶奶拉住了自己孫女的手,卻見李歲歲搖搖頭滿臉的喜悅。

「它不會咬我的。」

說話間,李歲歲攤開掌心,幾人就見到剛剛那還兇巴巴的小山貓這會低頭蹭着李歲歲的掌心,可乖巧了。

嘴裏更是發出了溫順的咕嚕聲。

「哎,奇了怪了,這一路上它還想着逃跑呢,這會怎麼就這麼乖了。」

李爺爺嘀咕着,隨即揉了揉李歲歲的腦袋:「歲歲喜歡,那留給歲歲當寵物好不好?」

「好!」

李歲歲應着,眉眼彎彎的,有些乾巴的小臉上略顯可愛。

山貓有靈,還認了她做主人,不能吃的。

「好嘞!」

李爺爺樂呵呵的應着。

在老爺子平安回來後,李奶奶的心也就放下去了,乾脆到廚房中處理兔子。

張慧娟則是幫着李爺爺修繕家裡的屋子。

不多時,香噴噴的紅燒兔子端上了桌子,李奶奶還貼心的用兩隻兔腿給李歲歲燉湯了,生怕她咬不動的。

看着碗里的兩隻兔腿,李歲歲扔了一個給邊上乖巧蹲着的小山貓。

「大山,吃。」這本來就是他的食物。

大山是李歲歲給山貓的名字,來於山中,喚作大山。

「哎,阿寶,人還不夠吃呢,怎麼還給這個小傢伙吃了啊,給它喝點湯就是。」

李奶奶心疼食物喊着,卻沒搶回來。

「沒關係的奶奶,我們明天也能吃飽飯的。」李歲歲知道自家奶奶的擔心,軟糯地說著。

扎着兩個小揪揪的小腦袋一晃一晃的,很是童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