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想到這裡,王大夫走到李歲歲的邊上彎腰和小姑娘平視,看着小姑娘眼裡的認真,王大夫試探性的問着。

「歲歲,你怎麼知道的啊?」

「我算的啊。」

說著,李歲歲拿着手指又掐了幾下,然後古怪的看了王一水一眼。

「一水哥哥,你找到草藥回來的時候,記得繞個路啊,不然會遇到大貓的。」

這話一出,就連李奶奶也覺得自家孫女在胡說八道了。

大貓是她昨天當著李歲歲的面說得,估計這孩子就記住了。

「哎,我……」

李奶奶也想解釋,卻見王大夫揮手。

「一水,你現在就去,快點的!」

「啊,哦,好的!」

本來也很懷疑的王一水,有了自己阿爹的發話,就乾脆的帶着工具出門了。

蘭嬸子還在哭,很是無助,李奶奶去安慰了。

王大夫拉着張慧娟到角落裡嘀咕着什麼,又沒人搭理的李歲歲乾脆帶着大山走到了門口。

她坐在了門檻上,看着前方的景色。

這會太陽徹底升起,前方本是大片的田地,可是如今大半都還在水裡淹着。

本該黃橙橙的稻子這會爛嘰嘰的趴在田地里,都壞了。

有村民在田地里尋找着,希望找到一些還能收成的,不過站起來時,露出的表情都是失望。

這天災啊,毀了村子,也帶走了她阿爹。

如果她早些醒過來,是不是就能救到阿爹了,李歲歲失神的想着。

……

村子靠着牛山,按照李歲歲的說法,王一水找到了正確的路,正在快速往上爬着。

這裡是小道,有些不好走。

太陽足夠明亮,陰涼處看的很明顯,一路仔細瞅着,王一水很是凝神。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不過一盞茶的功夫,王一水就在樹蔭下找到了成簇生長的藥材。

這讓王一水很是驚喜,還真有啊!

沒敢耽誤,王一水都給挖了出來。

夠用了!

準備回去的王一水看看腳下的路,再看看側面,猶豫了起來。

李歲歲說讓他回去換條路走,可是換路的話,會拖延時間的,他害怕病人挺不住。

再說了,這路他剛走過的,能有什麼危險啊。

心裏嘀咕的王一水終究沒有按照李歲歲的說法做,背着簍子就下山。

樹林靜悄悄的,村子雖然被洪水淹了,但是山上沒事,反倒是暴雨過後,一些植物瘋長。

那些野草,就像是知道即將深秋般,發揮自己最後的餘熱抽長身軀。

細長的葉子很高,和灌木交織在一起,看不到小路兩側林子里有什麼。

王一水走着走着,心裏莫名有些慌了起來。

好像從剛剛起,就有什麼東西在左側的林子里盯着自己。

那眼神**裸的,像要生吃了他一樣。

不會真的遇到大貓了吧。

「不會的不會的!」

安慰着自己,王一水加快了腳步。

也在這時,左側灌木傳來了很大的聲響,王一水餘光便見到,一隻大貓從裏面鑽了出來。

身上的虎紋金燦燦,銅鈴大的眼睛凶神惡煞的,這會惡狠狠的盯着他,齜開的牙齒縫隙中,涎水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對方餓狠了,要將他當做食物給吃了!

想到這裡,王一水腿都差點軟了。

他後悔沒聽李歲歲的話了,只是這會他也只能強撐着身體跑着。

奈何雙腿有些不聽話,直打擺子,跑的很慢。

見到獵物想要逃跑,大貓可不會允許。

它在側面追擊着,那跑動的身影很是威武,帶起的風讓王一水心頭拔涼的。

他今天真的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絕望的王一水,還沒跑幾步,就見到那大貓不再忍耐,對着自己撲了過來。

腥風襲來,如此惡臭。

王一水甚至來不及掙扎就被撲倒,整個人撞在了一棵樹上,他護住了懷裡的藥材,可也導致自己被死死壓住。

沉重的身體讓王一水四肢都無法動彈。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王一水覺得自己小命休矣。

他就該多嘴問一句李歲歲,真的遇到了怎麼辦啊!

眼見自己就要被吃掉,死死閉着眼睛的王一水聽到了身後樹上傳來了咯吱一聲。

就好像是樹枝斷裂的聲音。

隨即發出了沉重的撞擊聲,然後就是大貓的凄厲的哀嚎。

那聲音,格外凄慘。

想像中的痛苦沒有到來,王一水趕緊睜開眼,就見到被一節很粗的樹枝砸中腦袋的大貓,這會竟然奄奄一息的躺在自己的身邊。

嗯???

樹枝威力這麼大嗎?

來不及多想,察覺這是自己活下來的希望的王一水,狠狠一推大貓,然後奮力爬起來拔腿就跑。

忙於逃命的王一水並未發現那大貓腹部早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它是帶着重傷在捕獵王一水的。

山林法則,弱肉強食。

撐着腦袋坐在門檻上的李歲歲忽然摸了摸大山的腦袋,小聲說著。

「別難過了,你阿娘的仇已經報了,那隻大貓死了。」

昨日大山的阿娘在給自己的幼崽找食物,便是那隻兔子,可誰知道大貓橫插一腳。

為了保護自己的幼崽,山貓只能將其引走了。

山貓和大貓的體型就註定了這一場戰鬥它會失敗,但是它在臨死之前,也給敵人留下了狠狠一擊。

那一爪子在大貓腹部留下的傷口,讓大貓變得虛弱,所以才被一根樹枝砸死了。

至於那樹枝,其實是在之前暴雨天中,被雷電劈開的,早就開裂了,一直沒有掉下去。

卻因為大貓將王一水撞到了樹上,那震動成了那樹枝斷裂最後的一絲力道。

算卦講究因果。

李歲歲不知道什麼是因果,但是她知道,做壞事的,肯定沒好報。

踏着朝陽,一路狂奔的回來的王一水已經是滿頭大汗。

他近乎敬畏的看了門口的李歲歲一眼,然後沖了進去開始處理藥材。

當滾熱的湯藥被灌下去的時候,蘭老叔的情況眼見的在好轉。

眾人徹底鬆了一口氣。

王一水這也才有空過來找李歲歲。

「歲歲妹妹,你怎麼知道我會遇到大貓啊?」

天知道他回來的路上是如何驚嘆啊。

歲歲妹妹這張嘴,神了,說什麼就准什麼。

「唔……我算出來的啊。」

李歲歲抬着頭看着對方,眼裡有些許的笑意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