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那一絲絲狡黠被王一水捕捉到,下意識的詢問:「那你怎麼沒算到我會不聽你的話?」

然後,王一水就聽到眼前的小娃娃,用童真的聲音說著刺痛他小心臟的話。

「我算到了一水哥哥你會不聽話啊,但是沒關係,那大貓沒辦法傷害你的。」

篤定的話語脆響,同樣聽到這番對話的王大夫和李家婆媳,此刻面面相覷,眼裡皆是震驚。

李歲歲所說的一切,都成真了。

可一個痴傻兒一朝康復,怎麼就這麼厲害了。

最終,李家婆媳懷揣滿腔的疑問,帶着李歲歲回家了。

門是開的,一進去就見到正在院子里轉圈圈的李爺爺,更神奇的是,那桌子上竟然放着兩袋糧食。

一袋米一袋面,看那成色,是精細的。

對此,李歲歲絲毫不驚訝,反而給了自己阿娘和奶奶一個我沒說錯的表情吧。

這會已經不能在震驚的兩人心情波動太大,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當真是算無遺策嗎。

「哎,我和你們說啊。」

「奇了怪了,我一大早去了鎮子上,就去了三里街的東口那邊,你們說怎麼著。」

「我剛好看到一家糧店點着蠟燭,想着就去問問了,結果真的有糧食賣。」

「只可惜,他們不賣多的給我,還催着我走。」

「哎,我的好阿寶,還真讓你說對了啊。」

李爺爺將李歲歲抱起來,吧唧就是親了一口,滿臉的高興。

臉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了。

對於大山的子民來說,只要能吃飽,再多的苦難都熬的下去。

李爺爺說著說著卻不見自己婆娘和兒媳婦來驚嘆,反倒是一副果真如此的表情看着他。

這讓李爺爺費解了。

婆媳兩人自當是將在王大夫家的發生的事情好一陣說。

最終李歲歲被放在了桌子上,和那兩袋糧食在一起,李爺爺表情很嚴肅。

「阿寶,你告訴我,是有人告訴你這麼說的嗎?」

「你告訴爺爺沒關係的,爺爺幫你保密。」

這事情,簡直太神奇了,三番兩次的都一語成真,這真的是一個八歲的娃娃能做到的嗎。

「是神仙告訴我的啊。」

李歲歲眨眼,有些心虛的說著。

她算出來的,但是應該是神仙讓她算出來的吧。

「神仙?對對對,就是神仙。」

李爺爺頓時樂了,又抱住了李歲歲:「是神仙喜歡我們家阿寶,才帶走了你這幾年呢。」

「如今將阿寶你還回來了,肯定要給點好處對吧。」

不得不說,李爺爺編故事的能力是可以的。

李歲歲聽着,也沒反駁,其實這幾年的事情她都隱約的記得。

她知道李家人對自己很好。

也知道再也無法見面的阿爹很疼愛她,每次回來都給她帶好吃的。

想起阿爹,李歲歲抿唇開口。

「爺爺,我們給阿爹換個地方睡覺吧。」

這語氣帶着點點些許的難過,這是曾經的李歲歲身上永遠看不到的。

只是這話一處,李家院子安靜了下來。

換個地方睡覺?

是指……遷墳嗎?

之前大水,死了不少人,家家戶戶都在哭嚎,根本沒時間辦什麼喪事,李自清的屍體便也只是草草入了土。

但是好歹是在李家祖墳的,也不算隨便了。

「阿寶啊,你為什麼這麼說啊?」

李爺爺有些試探性的問着,眼裡有着悲痛,那時他唯一的兒子啊,今年也不過二十多歲,這麼早早就去了。

「換個地方,旺家。」

李歲歲抱着自家爺爺的脖子撒嬌着:「爺爺,你別難過,阿爹下輩子能當大將軍的。」

「大將軍?」

「哈哈哈,好好好,我兒子出息咯,能當大將軍了。」

「行阿寶,為了你阿爹當大將軍,我聽你的,讓你阿爹換個地方繼續睡覺。」

說睡覺,其實阿寶也還不能理解死亡是什麼意思吧。

李爺爺有些心疼的摸了摸阿寶的小腦袋。

不懂死亡的人,卻能見到亡者的身後事嗎,這對於阿寶而言,或許也是磨難吧。

悠長的擔憂藏在了李爺爺的胸膛中。而向來說干就乾的李爺爺,下午就帶着一家子重新挖了個墳墓出來,依舊在祖墳的範圍內,只是離開了樹蔭。

在被太陽曝晒的新墳上,李歲歲添上了一捧土,小小的臉蛋上,表情格外堅定。

阿爹你放心,歲歲會保護好這個家的。

不過讓李家沒想到的是,李歲歲在王大夫家的那一番話還是傳了出去。

八歲小兒能算命,還算的非常准!

這還能得了啊,不管是好奇看熱鬧的,還是真的想來算算的,都涌到了李家來。

平日里都是鄉里鄉親的,也沒客套。

其中一個叔子,就走過來對着李歲歲笑着。

「我說小歲歲,你會算命是吧,要不你給叔叔算一算?」

那語氣顯然是沒怎麼當真的。

小姑娘卻是認真的坐在了椅子上,然後攤開了手掌。

「周叔叔,我可以給你算,但是我需要收錢,一次一文錢。」

算命是泄天機,不能分文不取。

至於幫蘭嬸子一家,那是救急的。

「一文錢?」

周叔一愣,隨即失笑般的掏了一文錢放在了李歲歲的掌心中。

「那行,你算算我那個兒子什麼時候回來?」

周叔的兒子是個爭氣的,幾年前考了秀才,然後就一直向上求學,雖然一直有書信來往報平安。

但是許久沒有回來,周叔也是想念的緊,乾脆問了。

「周成哥哥五日之內就能回來啦,而且會給周叔你一個大大的驚喜哦。」

李歲歲眨眨眼,話說一半卻不說了。

面對周叔那急死人的表情,李歲歲再度開口:「一天只算三卦,多了不算的。」

這下好了,其餘人不幹了推開了周叔。

「我說老周,你就別問你那個好兒子了,去去去,讓我來。」

「歲歲啊,你告訴爺爺,莊稼什麼時候能長回來啊。」

這問題是不少人關心的,哪怕仍舊不相信李歲歲,不少人也期待得到一個好的答案。

面對這個問題,李歲歲表情有些嚴肅,她抬起手指掐了幾下,還真有模有樣的。

人群中有人在偷笑,李歲歲沒介意,倒是李爺爺叉腰喊着。

「我說小林,你幹嘛呢,不算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