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哎,李叔李叔,我錯了我錯了。」

在李爺爺維護自己的過程中,李歲歲卻略有遲疑。

「怎麼,是算不出來嗎?」

老爺子問着,卻見李歲歲搖頭。

「算得出來,但是莊稼不會回來了,不過不用擔心,以後……」

「切,我就知道是騙人的。」

李歲歲還沒說完,就有人插嘴了,那聲音很大。

是一個小青年,穿的流里流氣的,看着李歲歲的表情滿不在乎的。

「要我說啊,就是一個黃口小兒,估計是被被誰教唆的這麼說的吧,還真以為這樣就能被人接受了啊。」

「什麼叫不會回來了,今年沒了,明年照樣能種啊,話都不會說,還說自己算命呢,我呸!」

這幾句話態度惡劣,但是不得不說也很正確啊,農民最在乎的就是莊稼了。

「我說老李,你啊就別折騰你家這小歲歲了,好不容易恢復正常,可別被玩傻了啊。」

這些人似乎覺得是李爺爺讓李歲歲這般說得。

見自己乖孫女被人誤會,李爺爺氣不打一處來。

頓時拿起一邊的掃帚就開始趕人了。

「不想算的就滾,再敢說我就阿寶一句壞話,我打死你們。」

李爺爺在村子裏輩分很高,那個小年輕挨了一下,表情很臭卻也不敢在這裡還手。

只是瞪了李歲歲一眼走人了。

一起走的還有不少,熱鬧看完了。

倒是李歲歲,依舊正坐在椅子上,倒也沒生氣,看着剩下來的人道:「今天還有最後一卦,有誰要來算嗎?」

清脆的童音下,一個沉默的女人走了過來,她放下一文錢,聲音沙啞而難聽:「我想知道,我在哪裡能找到我家的狗?」

看着這個女人,邊上的張慧娟眼裡有着感同身受。

女人叫張翠翠,別的村子嫁過來的,才幾年呢,娃娃也才一歲,結果男人和娃都死在了這場洪水中。

她家還養着一個狗,狗的屍體倒是沒找到,所以女人一直固執的認為那隻狗還活着。

彷彿將其當成了自己所有的寄託,不肯放棄,這幾日都能看到對方在村子裏找狗的身影。

面對這個問題,李歲歲甚至不用掐算的就回答了。

「小花沒事,不過它受傷了,嬸嬸你再過一個時辰去村尾那棵榕樹下,就能見到小花了。」

李歲歲摸了摸桌子上的大山,眼睛很亮。

小花是個好狗,一直拖着受傷的身體努力回到主人的身邊。

「大榕樹!」

女人聽到這話迅速跑了出去,方向就是大榕樹那邊,看樣子她要去等了。

「好啦,今天的算完了,各位爺爺奶奶,叔叔嬸嬸可以回家啦!」

小娃娃說話乖巧的很,剩下的人看夠也就離開了,倒也有人跟着張翠翠去了。

院子里一下子就空了起來,李爺爺忍不住開口。

「阿寶,咱們以後不給他們算了。」

他家孫女這麼好心,那些人竟然敢說歲歲胡言亂語。

「沒關係的爺爺。」

「爺爺,歲歲告訴你一個秘密哦。」

踮着腳尖湊到李爺爺的身邊,李歲歲小聲的說著什麼。

爺孫兩人的秘密就連李奶奶和張慧娟都聽不到。

「真的假的,哎呀呀……我家阿寶真厲害。」

「阿寶,爺爺答應過,到時候爺爺幫你上門一個個揍他們。」

「哈哈哈!」

這豪爽的小聲中,李奶奶翻着白眼,然後就是一掃帚:「笑什麼笑,還不快修屋子去。」

「哎,去了去了,老婆子你輕點啊。」

兩個長輩在鬧,李歲歲拿着三文錢走到了自家門口,四目相對,被抓到的女人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阿紅姐姐。」李歲歲主動打招呼,順便看向了對方凸起的肚子。

阿紅姐姐懷孕五個月了。

「嗯,歲歲,我……」張嘴後,阿紅卻不知道說什麼好,那遲疑的態度被李歲歲看在眼裡。

她想了想,上前一步,摸了摸對方的肚子:「阿紅姐姐不用擔心哦,弟弟和妹妹都很活潑呢。」

「弟弟妹妹?」這話讓阿紅很是驚訝,這是龍鳳胎!

龍鳳胎不管在什麼地方,那可是吉兆的啊。

她今日來,其實也就是聽說了李歲歲會算命的事情,所以想來問問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

她和丈夫倒是美滿,就是婆婆一直念叨讓她生個兒子,甚至還好幾次暗示自己去看看穩婆,問問男女。

她不敢去,怕是個女兒,婆婆會讓自己不要。

而這會,她徹底安心了。

龍鳳胎啊,可比一個兒子厲害多了。

「歲歲,謝謝你。」

阿紅拿出了一文錢就要遞給李歲歲,李歲歲搖頭了。

「不用了阿紅姐姐。」

作為痴兒的八年中,李歲歲被村子裏不少孩子欺負過。

而阿紅呢,比李歲歲大九歲,在婚前經常帶着李歲歲一起玩,會給她好吃的,還會給她擦口水。

所以她這一卦,是送給阿紅姐姐的。

「哎,歲歲,謝謝你,真的,我……」

說著阿紅咽哽了起來,擦了擦眼睛努力笑着,又拉着李歲歲說了會話才高興的離開了。

……

村尾的榕樹是個老傢伙了,很大,樹冠茂密,樹根盤根錯節的,盛夏的時候,經常有人在這裡乘涼。

石頭壘砌的石座上,一些人也在翹首以盼。

他們等待快一個時辰了,而按照李歲歲的說法,張翠翠家的那隻狗也該回來了。

張翠翠這會亦是很着急,她不斷在附近轉圈圈,試圖看到自家狗子的存在。

可幾個方向的路上都是空蕩蕩的。

「我就說那李歲歲信口胡說的,你們還真的相信了啊。」

有個中年大叔嗤笑着,隨即站起來拍着屁股:「不陪你們看笑話咯,走了走了回家了。」

「哎,一起走吧,虧我還真信了那小兒呢。」

「哼,什麼神仙顯靈的說法你也相信,神仙有這麼容易顯靈嗎?」

「我估摸可能是那李家媳婦這麼教自己的娃娃的,是害怕我們村子裏的人真的嫌棄她們娘倆吧。」

大叔嘴上依舊不饒人的,甚至扯上了張慧娟。

「哎,別瞎說,這事情不能怪李家媳婦啊。」

有人幫腔,那大叔驟然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