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你們看着吧,那小娃娃這麼小就知道撒謊編故事,就是個害人精,遲早還要害人。」

「要我看啊……」

「小花!」

在大叔還要發表自己的看法的時候,張翠翠忽然撲了出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便見到不遠處的灌木叢中,一個前腿受傷的小花狗從裏面鑽了出來。

渾身都是傷痕的,很瘦,但是看那花紋,的確是小花。

而在見到主人的這一刻,小花也發出了嗚咽聲,隨即躺在了地上喘息着。

它太累了,但是見到主人了。

「小花,小花,我就知道你沒事。」

大顆大顆的眼淚落下來,張翠翠抱着小花嚎啕大哭,那可憐的模樣讓一些人唏噓。

「哎,可憐哦。」

「話說,剛剛那個方向,我也沒見人過去啊,小花好像是自己出現的。」

「難不成李家小娃真的算到了?」

到這時,終究還是有人驚嘆於李歲歲的卦了。

倒是那大叔,表情扭曲了一下,只是看着那一人一狗抱在一起,還是閉嘴了。

狗出現了,不管是人為還是算出來的,這會不好再多說什麼。

「想知道,明天再去問不就行了。」

嘀咕一聲走了。

這話倒是點醒了眾人,是啊,明天還可以去,只是就三次機會,去晚了怕是就沒了啊。

榕樹下的村民,這會表面樂呵呵的感嘆着,暗地裡開始耍小心眼子咯。

翌日李爺爺一開門,就被自家門口的隊伍嚇了一跳。

「我說蘭老頭,王大夫不是讓你多休息嗎,你怎麼也來湊熱鬧了!」

李爺爺盯着站在第一個的隔壁蘭老叔問着。

昨日蘭老叔醒來後,可還是親自上門道謝來着。

「咳咳,我為我自家閨女問的還不行嗎?」蘭老叔嘀咕着,然後端起小板凳就走了進去。

「歲歲,歲歲,蘭爺爺來啦。」

這大嗓門讓李爺爺氣不打一處來的。

「我孫女還在睡覺呢,你要是吵醒我孫女,小心我,我讓大山咬你。」

被點名的大山頓時精神抖擻的,甚至還配合的齜牙,奈何還太小了,沒什麼威懾力。

於是片刻後,李歲歲被自家阿娘從被窩裏面挖出來了。

看着滿屋子的人,李歲歲有些鬱悶,她覺得自己不應該說每天都可以算的。

「蘭爺爺,你想問什麼啊?」

打着哈欠,李歲歲努力瞪大眼睛,那睏倦的樣子讓人忍俊不禁。

「哦,爺爺就是想問問,我什麼時候去鎮上能買到糧食啊。」

「我閨女家的小兒子,已經幾天沒吃飽飯了,餓的哭的哦。」提起這個蘭老叔一片心疼。

他閨女出嫁了,但是就在本村,天天見得到面的。

「啊,這個啊,你們現在去鎮上,就能拿到糧食了,唔……以後也不用擔心沒飯吃了。」

撐着下巴的李歲歲就聽到了一陣響聲,原來是蘭老叔拿着凳子就往外面跑。

「什麼……那我現在就去!」

這積極的態度讓其餘人也跟了過去。

「不行不行我也得去一趟。」

「別急啊,等等我啊。」

嘩啦啦的,院子里的人幾乎跑了個乾淨,什麼問題也沒吃飽來的重要啊。

徹底清醒的李歲歲眨巴眼看着看着這一幕,有些委屈:「爺爺,蘭爺爺沒給錢。」

「哎喲喲,那個蘭老頭子,真的是,我這就去幫你要啊。」

說這話的李爺爺也是背着籃筐出去的,他準備也去一趟鎮子上。

「歲歲。」也在這時,門口走過來一個人。

人過中年,卻頭髮花白的,是村子裏的村長,這段時間愁白了頭髮。

「歲歲啊,今天還能算嗎?」萬鼎有些遲疑的問着,就見到李歲歲點頭了。

「我想歲歲你幫我看看,這大水什麼時候能徹底退去啊。」

如今大半田地還在淹着,稻子沒了,就連蔬菜也沒了,再這樣下去不行啊。

「水還有半個月才能退去,不過村長叔叔,你記得告訴大家,最近不要靠近河邊。」

「不要靠近河邊,為什麼?」

村長追問着,就見到李歲歲皺起眉頭,語氣有些凝重起來。

「村長叔叔,疫病要來了。」

此話一出,萬鼎面色一變,就連腰都直了不少。

「疫病!」

「歲歲你能確定嗎?」

書上也是記載過,像這種天災必定會導致不少人死亡,而那些屍體堆積在一起,長時間不處理的話,很容易造成疾病蔓延。

山洪淹死的人,屍體如今大多都還在洪水中,所以李歲歲說不能靠近河邊是這個意思嗎?

天災接人禍,這可是一件大事啊!

「能確定。」

李歲歲的目光越過村長看向了村子的上空。

從昨日起,就有一股淡淡的黑氣籠罩在村子上空,村子的災難還沒有完全結束。

但是她不能插手太多。

村子註定要遭受此劫,如果她強行扭轉的話,會壞了村子以後的路。

不過只是稍加提點的話,還是沒問題的。

「行,歲歲,這話你暫時別告訴其餘人了。」

「好!」

在李歲歲答應後,萬鼎着急忙慌的就要離開,卻又折返回來塞給了李歲歲一文錢。

不能引起恐慌,但是也必須做好準備。

……

小坪村所屬清台鎮,這會三里街格外熱鬧,只因為官兵正在出入一些店鋪進行查封。

都是糧店。

剛好的,李爺爺和蘭老叔也來到了這裡,看着之前還賣給自家糧食的店鋪被查封,李爺爺好奇的問着周圍的人。

「哦,這家啊,你可不知道啊,這家壞事做盡了。」

「之前有糧食不賣,等價格抬高了才拿出來,這就算了,他們竟然還往裏面摻稻殼和石子。」

「全是賺黑心錢的哦。」

「這下好了,被新來的縣太爺下令給查抄了。」

幾句話信息有些大,李爺爺一臉的震驚,回想那日糧店賣給自己糧食時着急讓自己離開的態度,李爺爺頓時明白了。

估計那些人就準備在加料,結果自己來了,為了讓自己早些走才那麼乾脆的吧。

「嘖,心真黑,呸!」

蘭老叔罵著,隨即又問:「你剛剛說新的縣太爺是什麼意思啊?」

「哦,我們之前的那位縣太爺任期到了換人了。」

「我告訴你們啊,我聽說新的縣太爺啊,不僅年輕不凡,而且還是一個好官呢。」

「似乎是從京城那邊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