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說起這個,這人也是一肚子的話,聊着聊着聽到有官兵騎馬打街,更是在喊着。

「放糧了,放糧了。」

「每家每戶,按照人頭去縣衙門口領糧食啊!」

放糧了!

李爺爺和蘭老叔對視一眼,頓時想起了李歲歲的話,所以是這個意思嗎。

這下兩人不敢耽誤了。

不只是兩人,整個街道都沸騰了起來,家家戶戶帶着米袋就趕過去。

「我聽說這也是新來的縣太爺下的命令吧。」

「誰知道呢,反正有糧食吃就行。」

不過是一刻鐘,縣衙門口就擠滿了人。

李爺爺兩人來的還是算早的,已經快到他們了。

隊伍很長,也有刁民和乞丐餓狠了,試圖搶糧食,結果都被那些官差拿下了。

「我們縣太爺發話了,人人有份,家家有份,但是不許爭,不許搶。」

「誰敢放肆,牢飯伺候。」

在官差大喊的時候,一頂轎子停在了縣衙側門那邊。

帘子掀開,走下來一個年輕的書生,周圍還有不少官差。

青年步伐矯健的走入了縣衙中。

李爺爺匆匆一眼就收回,卻又忽然看了過去,只是那個地方已經沒了人影。

「怎麼了?」見到李爺爺的異樣,蘭老叔問着。

「沒事,我總感覺我剛剛看到老周家的那個秀才兒子了。」

「估計是我看錯了吧。」

嘴上這麼說著,可李爺爺想起了李歲歲說老周五日內能見到自家兒子的話。

不會吧,就算那周成回來了,也不可能出現在縣衙中啊。

「哎,到你了到你了。」

在蘭老叔的催促下,李爺爺也沒敢深想了。

因為李歲歲的卦,跟着來的人不少,雖然不是同一批,但是都知道了消息,領到了糧食。

而當這些人回到村子裏後,村子炸了。

那李家娃娃說得都是真的,說有糧食就有糧食。

「可不止呢,我還聽說啊,那新縣太爺說了,從後天開始,所有糧店正常開業售賣。」

「如果出現藏糧和摻雜石子稻殼的事情,一律查封,收繳的糧食到時候就發給我們呢。」

「以後不用擔心沒吃的了。」

從鎮子上帶回來的消息令人亢奮。

這一日中午村子中炊煙裊裊,家家戶戶都吃上了可口的米飯。

而在下午,李家修繕圍牆的時候,不少人過來幫忙,他們都是受了李歲歲恩惠的。

李爺爺雖然拒絕過,可拗不過那些人啊,只能罷了。

倒是在這些人的幫忙下,圍牆重新整好。

李爺爺還抽空給大山做了一個小窩。

當夜色降臨,小坪村陷入了寧靜中,想來今晚會有不少人能做上一個好夢吧。

夜深人靜,月色微醺。

朦朧樹影搖曳中,早已經熄了燈火的李家院牆外面,冒出了一個腦袋。

是個男子,鬼鬼祟祟的往裏面張望着,甚至還撿起一個樹枝砸在不遠處的窗戶上。

聲音有些響亮,但是屋子裡沒人出來查看。

於是男子放心的翻進了圍牆中。

他有些躡手躡腳的走着,奈何門被反鎖了,開不了,所以他將主意打向了邊上開了條縫隙透風的窗戶。

腳步聲壓得很低,男子卻有些緊張。

不知道為何,總覺得剛剛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看着自己。

可這院子里沒人啊。

心裏再嘀咕,男子的動作也沒停下。

他的手已經碰到了窗戶,輕輕一推,能見到屋子裡床上有拱起的人影,但是睡得很熟沒什麼反應。

男子頓時安心。

作勢就要抬腿爬進去。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漆黑的夜色下,大山早已經在小窩中睜開了雙眼將他鎖定。

山貓的瞳孔泛着幽綠,利爪刺出,儘管身材還很小,可是這會的大山,氣勢卻非常的凶厲。

在男子抬腳的那剎那,大山如同幽靈一般沖了出去,肉墊踩在地面悄無聲息。

直到那尖銳的牙齒狠狠咬在男子的屁股上,那劇烈的痛疼感讓男子渾身一顫,差點尖叫。

「痛死老子了,什麼鬼!」

低吼着,男子回頭,就見到那掛在自己身上的大山,他伸手想要抓住對方,卻被大山靈巧躲過。

落在地上,再度出擊。

柔軟而身體輕鬆繞開男子的防禦,然後再度咬在對方另外一邊的屁股蛋上。

「啊!」

這下次,哀嚎聲終究沒能忍住。

撕心裂肺的嚎叫也讓李家人蘇醒,燭火瞬間點亮。

意識到出問題的男人想要離開這裡,可大山怎麼會讓他如願呢,又是一個跳躍,踩在對方的臉上。

鋒利的爪子毫不留情的劃破了對方的臉頰,甚至差點毀了對方的眼睛。

這下子,男人捂着臉,視野受限,屁股疼的導致下半身行動踉蹌。

在大山對準對方後背來了一腳後,對方整個人就這麼倒在了地上。

這也是李爺爺舉着棍子出來看到的情景。

燈火昏黃,李爺爺將李家三個女子護在身後,聽着那人背對自己的喊聲,遲疑開口。

「於家娃子?」

小坪村人不多,李家在這裡生活了很久,李爺爺更是高輩分的。

他認識村子裏所有人,包括這些年輕人。

看身板,再聽着那聲音,李爺爺認出了對方的身份,而在將對方翻過來的時候,也得以確認。

不過見到對方臉上的那些血跡,李爺爺也是嚇了一跳的。

不由得看向大山,卻見到那爪子和嘴角都染着血跡的大山蹲在自家孫女的邊上,搖着尾巴似乎在邀功。

「爺爺放心,他的眼睛不會有事的。」

李歲歲幫大山解釋着,大山很聽話的,不會傷到人的要害。

「哎。」

李爺爺應着,想了想也沒驚動太多的人,而是抓着那已經失去反抗之力的于田出門去了。

目的自然是於家。

都是一村子的人,李爺爺不想鬧得太難看,那老於頭年輕的時候和他關係還不錯呢。

李奶奶不放心李爺爺,又不敢讓娘倆自己待在家裡,乾脆一大家子都跟了過去。

大半夜的,老於頭家的門被敲響了。

一肚子火氣的老於頭見到自家孫子被這麼狼狽扔進來的時候,也是愣了。

「這是怎麼了,于田,說,你又出去幹什麼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