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二話不說,老於頭竟然拿着棒槌就開工了,看這動作,估摸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揍自家孫子了。

挨揍的于田再度鬼哭狼嚎起來。

這下手真的是不輕的,還幾次砸在了他的屁股蛋上,傷上加傷,疼的于田直跳腳。

「這……」

一邊的李爺爺倒是尷尬了起來。

他何嘗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呢。

能讓李家一家幾口把人送過來,老於頭覺得是自家孫子鬧事了,他先揍一番,就是讓李家消消氣的。

後面的話也就好說了。

面對這機靈,李爺爺也沒阻止。

只是待打的差不多了,李爺爺才開口。

「老於頭,你這孫子半夜不睡覺,跑到我家院子去了,你幫我問問他這是想幹嘛?」

「什麼?你還敢翻人家圍牆,于田,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這個臭小子。」

李爺爺的話讓老於頭火氣上涌,又要動手,于田被嚇得抱頭喊着。

「不就是他們都說李家請了一個神仙嗎,我就是想去將神仙請過來我們家裡待幾日啊,我也沒準備幹什麼啊。」

「老爺子,你輕點打不行嗎?」

于田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偷偷看着站在門口看熱鬧的李歲歲,那眼神就是說,他才不相信那些都是李歲歲算出來的。

自古以來,神仙之說很多。

民間的確也有供養神仙的。

比如什麼柳仙馬仙,狐仙黃仙之流,這些是可以人為供奉的。

于田認為李家就是這種情況,又怕李家不答應,才想半夜翻牆背着李家人請走神仙。

這道理也說的過去,畢竟最近這幾日,的確有不少人在李家門口張望着。

「你,你啊你!」

自己孫子這理由讓老於頭哭笑不得。

「那是人家歲歲被神仙親自教授的本事,你去了有什麼用?」

現在村子裏都在傳,以前李歲歲痴傻的那八年,是跟在神仙身邊學藝呢。

「我就是想看看嘛!」

于田還在嘀咕,餘光看到了李歲歲那雙黑亮的大眼睛。

圓溜溜的,就那麼看着自己,讓于田很是心虛。

「你看什麼?」

他忍不住問着,語氣有些凶,就見到自家爺爺再度舉起了棍子,頓時縮了縮脖子。

「你在撒謊。」

可李歲歲說出了心中的想法,小人兒理直氣壯:「是別人讓你這麼說的。」

這話一出,李爺爺那表情就變了。

「阿寶,你告訴爺爺,這是怎麼回事?」

李爺爺自然是相信自己孫女的,那逐漸嚴肅的表情讓老於頭心裏發慌。

現在李家可是村子的紅人啊,誰也不敢隨便得罪啊。

「哎,你這個臭小子,趕緊說是誰讓你這麼做的?」老於頭喊着,卻見自家孫子一臉無語。

「什麼啊,沒人指示我啊。」

這反駁的看起來很是真誠,李歲歲卻沒說話,只是繼續看着對方。

小姑娘的眼睛如同一灣潭水,能看到底,清亮清亮的。

面對這般乾淨的眼神,于田表情遲疑了起來。

很了解自家孫子性格的老於頭頓時看出了貓膩,接下來那一棍子非常結實就砸在了于田的背上。

不是肉多的屁股,而是後背,可見老於頭也是真的怒了。

頓時于田不敢嘴硬了。

「我說,我說。」

「是伍家人讓我做的,說是讓我去看看李家到底怎麼回事?」

「還說如果發現了神仙,就再給我十文錢。」

此話一出,李家所有人表情都變了。

「那個王八蛋伍家,什麼破爛貨色,竟然還想將主意打到我家歲歲頭上來。」

破口大罵的是李奶奶。

她站在李歲歲的面前,死死盯着于田:「說,他們家還讓你做什麼?」

「沒,就這些……不過我走的時候聽到他們在商量,說是要讓李歲歲給他們家那個兒子配婚。」

「什麼,配婚?」

「她家那個瘸子都已經死了,配什麼婚啊。」

那是冥婚啊,一想到有人想要自家孫女嫁給一個死人,李奶奶轉身就走,這是要去算賬了,脾氣一直很好的張慧娟也是跟了上去。

他們竟然還想動自己的女兒。

「這……」老於頭也有些難辦起來。

洪水之前啊,那伍家人鬧着想要讓那瘸子兒子娶了傻子李歲歲。

沒辦法,那瘸子長得磕磣就算了,還瘸了一條腿,走幾步路都得摔倒,哪家姑娘能看上他啊。

眼見着年紀大了,竟然將主意打到了痴傻的李歲歲身上。

李家這孫女,雖然之前腦子不大好吧,但是臉蛋好啊。

這可氣壞了李家人,當場就是破口大罵,伍家人被罵回去了,然後次日就是發了山洪。

本以為這事情不了了之了,結果伍家的小心思還沒結束。

然而今時不同以往,李歲歲好了,還能算命,如今可是村子裏的寶貝蛋子,誰敢碰啊。

只能說,這伍家撞到槍口上咯。

雖說如此,老於頭生怕這大半夜的出了人命,還是趕緊往村長家跑去。

而李家人呢,一家子都趕過去了。

李歲歲被張慧娟抱着,感受着自己阿娘那顫抖的手,李歲歲脆生生的開口:「阿娘,不用擔心,壞人都會有報應的。」

「嗯,阿娘不擔心,放心吧,阿娘一定會保護好歲歲的。」

儘管如今李歲歲很厲害了,但是在張慧娟的心裏,還是那個需要保護的小孩子。

一家人在這夜色中,直接踹開了伍家的大門。

伍家夫妻也才三十多歲,照理說早早還能生一胎的,奈何伍家男人年輕的時候,干苦活壞了身體,不行了。

所以他們才那麼寶貝那個瘸子兒子。

但是李家也寶貝李歲歲啊,這不,大半夜的,院子能見到的東西,都被李爺爺和李奶奶給砸了。

噼里啪啦的一陣響,伍家人也被嚇醒了。

一出門就見到雄赳赳的李家人,伍一刀表情有些怪,估摸也是意識到自家的小心思被發現了。

雖說如此,卻一點沒歉意的表情。

特別是那走出來的女人,上下將李歲歲打量了一遍開口:「怎麼,你們終於想明白了。」

「我告訴你們啊,等李歲歲進了我伍家的門,以後都得聽我們的,什麼神仙也得跟過來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