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章

「說!」

一個字,帶着常年壓抑的憤怒。

他作為一個男人,卻不行了,但是自家婆娘這些年來不離不棄,這讓伍一刀覺得對對方很愧疚。

所以對方平時再過於霸道蠻橫,他也都是順從着從未反駁過對方。

但是伍和不一樣啊,那時他伍家唯一的血脈啊。

「嬸嬸,當年伍叔叔送給你的那個梳妝盒子,你怎麼不用了啊?」

李歲歲忽然插嘴,帶着好奇的聲音給了伍一刀一個想法。

他衝進了家裡開始翻箱倒櫃,而跟着過去的伍家婆娘極力阻止對方,途中卻被伍一刀大力推到在地上。

最終,伍一刀從一個箱子底下翻出了那盒子。

不大,雕着花,很精緻。

兩隻手的寬度,當年是他特意從鎮子上帶回來送給對方的,他記得對方一開始很喜歡。

而自從伍和的腿摔壞了後,這盒子就被收了起來。

這會伍一刀仔細看着,甚至拿着蠟燭湊過來,最終,他在那盒子的後面,看到了一片黑色,那是血跡在歲月中凝固的痕迹。

「陳玉桂,你個賤人,你當年到底對阿和做了什麼?」

轉身一把捏住自家媳婦的脖子,伍一刀的額頭上青筋都跳了起來。

這些年來,伍一刀可謂是百依百順,外面人都羨慕她呢,她何時面對過這麼兇殘的丈夫啊,頓時害怕的雙腿發軟。

「想問就好好的問,再掐下去,人死了你怎麼問。」

村長萬鼎還是冷靜的,走過去按住了伍一刀的胳膊示意他鬆手。

被扔在地上的陳玉桂貪婪的呼吸空氣,臉上這下子是真的掛上了淚珠。

見到伍一刀逼近,她下意識的後退,如此心虛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可陳玉桂不甘心啊。

她喊了出來。

「要怪就怪你不行,憑什麼讓我陪你守活寡。」

「要怪,就怪你那個兒子早不爬樹晚不爬樹,偏偏那天爬樹,看到了不該看的事情,他活該。」

「要不是他是我兒子,早就死了!」

一口氣喊出來陳玉桂頓時覺得痛快了。

當年她偷男人的時候,剛好伍和正在爬自家院子外面的那棵樹,角度正好,看到了屋子裡的情況。

她一時心急,就拿着桌子上的盒子扔了出去想要將對方打下來。

然後便是伍和摔斷了腿,事後也是她暗中狠狠教訓了自家兒子,才讓對方沒說漏嘴。

這會她笑呵呵的看着伍一刀,滿眼的嘲諷:「你不行,有的是男人行。」

「這些年來我沒離開過你,也算的是對得起你了。」

這話什麼意思,眾人門清。

「你個賤人,你背着我偷男人。」

氣的胸膛不斷起伏的伍一刀又想掐人,卻又想到什麼,途中忽然停頓了下來。

「玉桂,這些年來是我對不起,這件事情我可以算了。」

「那你告訴我,我們兒子到底是怎麼死的好嗎?」

伍一刀努力緩和語氣,可臉上的表情依舊猙獰的,肌肉都擠在一起。

發洪水的時候,他不在家,等他趕回來,就已經是自家媳婦抱著兒子的屍體在哭嚎。

是陳玉桂說,他兒子被淹死了,想到自家兒子的情況,他也就相信了。

面對這問題,陳玉桂咬着牙不說話了。

可看那瑟縮的肩膀足以得知,陳玉桂這會的心中多麼的恐慌。

面對陳玉桂的閉嘴,伍一刀氣的就要繼續動手,儘管害怕,可陳玉桂還是死死咬着牙。

「嬸嬸,伍和哥哥說,水真的好涼啊,他想你了。」

不知何時,李歲歲走到陳玉桂的身邊,她湊早對方的耳邊輕聲說著。

那幽幽的語氣令人頭皮發麻。

小娃的聲音是冷的,刺激得陳玉桂渾身一哆嗦,隨即就是大喊大叫。

「不關我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不想死。」

「我不是故意的。」

猶如瘋癲的狀態下所說的話,已經是真相。

那日,母子兩人在準備離開家中的時候,陳玉桂不小心被洪水捲走了,是伍和冒險救了對方。

奈何伍和是個瘸子,體力跟不上,救了自己母親自己卻上不去了。

彼時,本能伸手拉伍和一把的陳玉桂,鬼迷心竅般,看着自己那殘疾醜陋的兒子,心生一股恨意。

竟然活生生的,將對方按了下去,直到對方徹底停止了掙扎,才拖着伍和的屍體哭喊演戲。

當真相攤開在眼前,伍一刀心如死灰。

他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臉頰,整個人都在顫抖,繃緊的背脊如此壓抑。

李歲歲扯了扯自家爺爺的袖子,李爺爺馬上明白,招呼着李家人離開了。

倒是萬鼎,卻只能嘆息着收拾爛攤子了。

年幼時毀了兒子一條腿,年老時害了兒子一條命。

伍和雖然長相醜陋,腿不利索,想想在村子裏也沒什麼惡名聲的。

只能說……伍家這一大家子,都扭曲的很啊。

小坪村不大,伍家的事情一大早上就傳開了,有人為李歲歲鳴不平,畢竟就算以前痴傻,也沒得罪那伍家人啊,竟然如此陰毒。

也有人咒罵著伍家媳婦,說是個毒婦,偷人不說,還殺了兒子。

就連陳玉桂的情郎也被揪了出來,是村子裏的一個鰥夫,和陳玉桂好了很多年了。

如今陳玉桂生了和伍一刀分開的心思,不想被伍和拖累,所以洪水來的時候,動了歹心。

村長萬鼎直接將陳玉桂扭送到了鎮子上,交給了衙門,那鰥夫估摸也是覺得沒臉見人,收拾東西跑了。

事情告一段落,可李歲歲就連死人的事情都能算出來,這着實讓村子裏的人大為震驚。

這不,李家一大早上的,又被擠破了門檻。

剛算完三卦的李歲歲,捂着自己的小荷包苦着一張臉,她好像虧大發了。

「歲歲,走,奶奶帶你出去玩啊。」

李奶奶摸着自家孫女的頭髮,笑呵呵地說著。

「不行,等會家裡要來客人的。」

李歲歲搖頭,這會桌子上有幾文錢攤開的,在李奶奶眼裡,李歲歲只是隨手一扔。

可這是李歲歲在用銅錢算卦。

卦象說,家裡要來客人了,而且還是自家阿爹的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