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漩渦里的秘密 漩渦里的秘密第6章 游冬湖在線免費閱讀_弱安小說
◈ 漩渦里的秘密第5章 雞腿粥在線免費閱讀

漩渦里的秘密第6章 游冬湖在線免費閱讀

新的一天,鬧鐘休息了。張昊龍不上班,他反倒有點睡不着,比工作日醒得還早。

人真的很奇怪,平時有壓力有目標的時候,總是很抗拒起床。就算有鬧鐘的警告也換不來起床的積極性。可沒有壓力的日子,卻不再貪圖那夢寐以求的睡眠了。真是應了那句話「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得到了都是草芥。」

既然醒了,張昊龍乾脆不再半眯着眼了。得起來做個早餐。況且旁邊熟睡的美女,他已經盯了好一會兒了。就算睜大雙眼,也不用擔心按時間計費了。此刻,他比較滿足,不想打擾到對方。悄悄溜下床。

每每看到老婆孩子熟睡的情景,他都有一種自豪的感覺。因為這是他的家,她們的家。這種幸福就是男人的成功。那種淡淡的、說不出的喜悅,跟隨着張昊龍輕輕的腳步走出了主卧。

小女孩在客廳的床上,她歪歪扭扭地睡着。胖乎乎的身體晚上會不停地翻滾,姿勢千變萬化。不是這一頭就是那一頭。甚至可能還會將被子蹬到地上。小時候為這事沒少讓父母操心。但現在她睡得還是比較實的。

父親輕輕地在女兒的臉上吻了一下。小姑娘沒有反應,呼吸勻稱。張昊龍意猶未盡,站在床邊,滿臉笑容。他在欣賞那繼承了母親姣好面容的臉。看樣,再吻幾個也行,反正這時小丫頭還睡得挺香的。男人索性又低下了頭。

「哎呀,幹什麼!鬍子,扎人呀!」張思辰把臉轉了過去。用枕頭蒙了一半臉,大聲抱怨着。

「哈哈……啊……好,好。」張昊龍趕緊邊賠笑邊後退。

男人把廚房裡的幾樣東西翻了出來。他決定做雜糧粥,既養生又好喝。冰箱里有個雞腿剛好能配。上次去廣東出差,那邊的朋友熱情地請他吃砂鍋粥,讓他印象深刻。這做法北方是沒有的,混合了米香肉香的粥別有一番滋味。

「對,今天早上就這麼來,做份砂鍋粥。讓倆饞貓也嘗嘗。」廚房裡沒砂鍋,但他看到了高壓鍋。雞腿改刀、焯水。再把大米、紅豆、小米洗凈。這些依次放入了高壓鍋後再加些調料。

「嗤嗤嗤。」伴着高壓鍋的歡快地鳴叫,沒多長時間,廚房裡香氣四溢。粥熟了。

出鍋前,在裏面加上一點青菜,攪拌後,那誘人的香氣更讓人垂涎欲滴。

「哇,真是一道美味呀!」張昊龍鼻子靠近鍋口,用力嗅着裡邊散發的香氣故意提高聲調。

經不住誘惑的兩個饞貓,不長時間就都有了同樣的問題:「什麼東西啊?這麼香!」

「保密,這可是經典呀!」

「啊?好,來嘗嘗經典。」小的揉着沒有完全睜開的眼睛,跑進廚房一探究竟。對比之下,男人的吻就遜色了一些。

「原來是粥呀!有什麼經典呀?」她急忙將情報向主卧轉移。

「對了,還有肉呢!」張思辰,拿着勺子在鍋里攪動着。顯然這個新發現對非素食主義者意義更重大。裡屋的女人應該對這個情報也有了了解。

「好,馬上就來啊。」陳曉婧也高興地答覆。不過男人聽到這句話比女人實際走到餐桌旁早了近二十分鐘。

「快點呀,要不就涼了!」男人多次提醒,可對方我行我素,依然姍姍來遲。

粥的美味看樣要減半了。但小女孩那邊並沒有受到影響,胃口就能直接代表心情。

張昊龍拿着桌上唯一的一個白煮蛋,剝掉殼之後特意把蛋白與蛋黃分開。張思辰從小就只吃蛋白不吃蛋黃。

「蛋黃我來吃吧。」張昊龍拿起雞蛋黃,有滋有味地吃着。

大家看了一眼胡茬又變長的男人,都沒怎麼說話,她們只顧碗里的粥了。放在張思辰旁邊的蛋白似乎已經被宣示過主權了。

「蛋白我也吃了吧。」男人又去拿起蛋白。這個意外的動作和話語讓另外兩人睜大了眼睛,臉故意拉下去。

「哎,你個二貨,有點臉,給孩子留着。」

「哎呀,我可不『二』,這叫『單純』。味道不錯呀。」男人邊說邊放到了嘴裏,開始有滋有味地咀嚼。

兩個女人盯着那不合時宜的幸福表情,臉色都不太好看了。

等了半分鐘,男人離開餐桌,快步走向廚房。回來時,好幾個雞蛋就托在男人的碗里了。帶着一絲熱氣的碗將兩個女人臉上的霜吹化了。

「果然『二』,你看你爸。」

「果然太『單純』了,你看你爸。」張昊龍看着女兒,假意朝她說話,順勢回懟老婆。

小姑娘挑着眉,噘着嘴,沒有回話。

經典果然是經典,得到大家的好評就是順理成章的事。飯後,張昊龍鄭重宣布大廚的武器庫里又增加了一個拿手兵刃。沒有運氣成分,那主要是實力。

「繼續發揚光大,戒驕戒躁。」老婆提醒他。

陽光從窗外慢慢地爬了進來,上午的空氣很清爽。全家懶洋洋地看着電視。難得有這麼休閑的日子,張思辰早就搶過遙控器,把電視調到了少兒頻道。動畫片目前還是她的首選,這個大人們是能理解的。

誰不是從小長起來的呢?對於家長,小時候只能在電視上找到《米老鼠》《唐老鴨》《葫蘆兄弟》《黑貓警長》《變形金剛》等為數不多的動畫片。別說節目很難在合適的時間看到,就連電視也不是家家都有。

現在的孩子可比以前的幸福多了,又是電腦,又是平板,想看什麼玩什麼都小菜一碟。

張昊龍從小就愛打**。不能說是大逆不道,但被家裡知道或抓到絕對是輕則挨罵,重則又鍛煉一次抗擊打能力的。

「真是比做賊還痛苦啊。」他對旁邊似乎也看着動畫的女人說。

「其實你就是個賊啊。你偷了錢不算什麼,你還偷了我的心呢。」女人目光並未離開動畫片。

「呵呵……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呀。你怎麼不說是你把我搶走的呢?」張昊龍對於女人突然的話,還是有點措手不及。但不怎麼長毛的腦袋可不是白給的,很快又懟了回去。

女人沒有繼續說下去,和孩子一樣,依然被精彩的畫面吸引着。

「賊偷完東西就去吃肉了,可我,喝口湯都不容易呀。估計要看心理醫生了。」

沒人在意男人的話,兩個女人都看着電視畫面。

「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也翻過幾次船,只能認栽了……」張昊龍仰起頭,還在自言自語。

「不要辜負這麼好的天氣啊,要不我們出去玩兒呀?」張昊龍突然想到,他把昨晚的想法說了。